疫情后的缅甸旅游业转型与发展 ——专访Memories Group集团首席执行官Cyrus Pun

疫情后的缅甸旅游业转型与发展 ——专访Memories Group集团首席执行官Cyrus Pun

日前,缅甸Memories Group集团的首席执行官(CEO) Cyrus Pun接受了《金凤凰报》记者专访,就缅甸旅游的前景与发展等问题阐述了独特的观察与见解。

疫情期间的现状与困境

当前,由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缅甸多数行业均受到了冲击,特别是旅游酒店行业。“新冠肺炎疫情是全球性的突发卫生事件,历史罕见, 很多企业没有相应的预案准备,因此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Cyrus Pun说, “对于旅游行业而言,外国游客是主要客源之一, 但随着国际航班禁令的实施,这一部分游客数量直接下降至零点,这对旅游公司来讲可谓有史以来最大的冲击。”

但Cyrus Pun也表示, 危机中也孕育着新的商机。当前,不仅是缅甸, 全球大部分国家都采取了控制、禁止国际航班通行的防疫政策。因此,缅甸国内游客资源的重要性就逐步凸显。此前,很多缅甸国内游客会在周末和长假期间前往泰国、新加坡、中国、日本等周边国家和地区旅游,但在疫情期间, 国际出行限制颇多,这部分人群的旅游出行目的地就从国外转到了缅甸国内。

“所以我们看到,一边是海外旅客瞬间全部消失,另一方面是国内游客突然增长了很多。”Cyrus Pun表示,“我们Memories Group集团旗下有很多酒店,例如帕安的酒店近两个月里每天爆满,这是此前从未出现的情况, 也超出了我的想象。在损失存在的同时出现了很多新的机会,我相信这对于促使缅甸未来的旅游行业的发展路线发生很大的变化。”

疫情当下的挑战与变化

对于疫情当下缅甸旅游业的转型与挑战,Cyrus Pun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虽然旅游业目前占比全缅经济的比重并不大,但政府仍然在疫情期间迅速推出了经济提振计划,并将旅游行业作为第一批救助低息贷款的领域。

Cyrus Pun说,“ 政府的首要目的是优先保住就业,并向一些受到冲击最大的行业提供支持与帮助,这其中就包括向中小型的旅行社、旅游公司、小型酒店等发放低息贷款等措施, 避免产业倒闭潮。”当前旅游业的维系虽不能凭一己之力迅速帮助整个国家脱离经济危机,但旅游业的未来潜力巨大,并能够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当前,旅游业仅占全国生产总值的7% 左右,但却创造了60万个岗位,这还没有算上为旅游领域提供服务的周边产业。”

“缅甸的旅游资源实在是太丰富了,它未来的增长空间很大”,Cyrus Pun 十分看好缅甸旅游的发展前景,他表示,旅游业是可以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领域,也是恢复起步最快的行业。在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的同时, 旅游业独有的“服务性出口”的特性,还能够通过外国游客进入给国家带来了大量外汇收入。

不过,Cyrus Pun也提出,缅甸旅游行业规模相比周边国家来讲还小很多。疫情之前,缅甸一年约能吸引300余万外国游客,而放眼周边国家,柬埔寨一年能够吸引500万外国游客,越南则为1500万,泰国更是达到了3500万人次。

Cyrus Pun表示,缅甸旅游的未来挑战和问题主要有两点。其一是缅甸缺少推广旅游领域的服务产品,相当一部分国际游客根本不知道缅甸还有很多美丽的多元化的旅游风光景区。其二是很多通往景区的道路和基建设施不完善。因此,游客们没有办法顺利进入的景区。“第二点也是国家未来旅游业整体同步开发的关键所在。为此,我们期待着外资的引入,期待包括在中国‘一带一路’合作建设项目的推动下,完善缅甸的基础设施建设。”

疫情过后的转型与发展

据Cyrus Pun介绍, 疫情前,缅甸的旅行社和酒店的推广多采用传统模式,即通过中介机构和分销商来推广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如今受到疫情的影响,旅游行业体系反而加快了电子化的步伐,并扎实地实行起来。越来越多的旅行社和酒店可以通过网络直接与客户沟通。

“ 因为中介机构和分销商会以盈利为第一要务,因此,在旅游项目的设置上会更加倾向于传统的、已经成熟的项目,这也导致了缅甸旅游产品的单一化”。随着电子化程度的不断加深,“跨越” 了中介机构和分销商针对旅游服务项目“ 约束” 后,新的产品和服务项目的设计也将更加多元化。这对于缅甸的旅游行业而言是是很好的发展机遇。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与此同时, 旅客的消费习惯也正在逐步的发生改变。随着游客越来越年轻化,除传统意义的拍照、购物外,越来越多的游客希望能与旅行目的地产生更多的互动,深入体验当地文化。这也催生了缅甸“深度体验游”这一概念。

据介绍, Memories Group集团于2018年上市并独立融资和开发旅游产业、高级酒店、高端定制旅游精品项目。公司在缅甸多个景区拥有自己的酒店和旅游业务,且全部是面向长期发展的项目。公司未来计划在尚未开发的旅游目的地进行长期的投资和开发,这其中也包括缅甸南部的“明珠”—— 丹老群岛中的私人岛屿重点开发项目。

“ 国务资政杜昂山素季近期和国家旅游开发委员会举行会议期间强调过两个重点,在发展旅游业的过程中不可以破坏原住民族的文化和自然生态环境”, Cyrus Pun介绍说,缅甸南部的丹老群岛与泰国的普吉岛有很多相似之处,风光秀美,民风淳朴。Memories Group集团在丹老就拥有自己的岛屿,并正在该岛建设开发高等级的酒店。该岛距离普吉岛不过200公里。相比过度商业化的导致原生态文化和自然景观遭到严重破坏的普吉岛,游客们在丹老群岛,能够欣赏到东南亚最美丽和多元化的自然景观,真正地拥抱着大自然,拥抱原生态的人文文化。“对于我们缅甸来说,虽然我们的发展起步较晚,但能够借鉴前人走过的弯路,保证自己不会重蹈覆辙。”Cyrus Pun说。

对于缅甸而言,中国是重要的邻国,两国在经贸合作等领域交往密切。疫情前一年,随着缅甸放开中国游客的落地签证制度,中国游客数量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从官方的统计数据来看,疫情前, 来缅国际旅客中,中国游客数量最多,占比达到了三分之一。

今年年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缅甸,和国家总统吴温敏共同启动中缅文化旅游年,开启了两国文化旅游领域合作的新篇章。

对此,Cyrus Pun表示,中缅两国需要更紧密地将文化和旅游相结合, 他期待未来入缅的中国游客中,能涌现更多的高端游客群体。“我们希望他们可以品尝缅甸的特色美食美景之外,通过高端精致的旅游服务,体验和了解更多的民族文化和传统习俗。在这片美丽富饶的自然和人文景观的旅游圣地留下难忘的回忆。”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