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逐东南亚,中国娱乐巨头的喜与忧

竞逐东南亚,中国娱乐巨头的喜与忧

近日,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收购了马来西亚经营困难的流媒体平台Iflix,此前腾讯已向泰国、印尼、越南、印度等国家推出了流媒体服务WeTV。另一家中国娱乐巨头爱奇艺近期则聘用美国奈飞(Netflix)前高管拓展东南亚业务。

东南亚已成为中国娱乐巨头的竞逐赛道。

中国娱乐巨头将目光转向东南亚,是内外因共同驱动的结果。

内因方面,主要是中国国内市场趋于饱和。由于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数字技术的迭代,中国近年涌现了一大批聚焦影视、音乐、动漫、游戏、体育、直播等业务的流媒体平台。

经过多年厮杀,通过资源整合,大巨头们瓜分了国内市场,但却面临用户增长放缓等压力。加上短视频平台的竞逐,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成为这些巨头的当务之急。

外因方面,东南亚是个极具潜力的市场。首先,这是一个有着6 亿多人口的大市场,互联网用户数量众多。2020 年东南亚的活跃互联网用户将逼近5 亿,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智能手机普及率目前已达 90%

左右。对各家流媒体平台来说,这是它们获取流量的重要支撑。值得一提的是,东南亚地区网民年龄的中位数为29 岁。这是对娱乐有着极大需求的群体。数据也证实了东南亚民众的娱乐活跃状况。比如,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等国用户平均每次访问 YouTube 的持续在线时长超过 23 分钟,高于北美平均数值。另有统计报告显示,预计到2025 年,东南亚视频、音乐、游戏、在线广告的行业产值将从现在100 多亿美元增长至300 多亿美元。

其次, 中国有着“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东南亚与中国地缘相近、文化相通、血脉相亲。中国本土的影视、游戏、综艺等娱乐内容较容易被东南亚民众接受。《雍正王朝》《三国演义》《琅琊榜》《还珠格格》等中国古装影视剧曾俘获大量东南亚民众,近年中国推出的《中国好声音》《最强大脑》《中国达人秀》等综艺节目在新加坡一度大红大紫。

不过,中国娱乐巨头在看到机遇同时也要看到挑战。

其一,东南亚各国之间存在差异。由于历史、文化、宗教等原因,东南亚国家在互联网环境、文化引进、法律监管、基础设施上并不同步,如果复制国内的运营、布局等经验进军东南亚恐怕要栽跟头。

此外,之前中国不少影视剧在东南亚大受欢迎,一个重要原因是后者在引进前做过市场调研和评估。

纵然东南亚与中国文化相近,但也并不意味民众对中国娱乐巨头的内容会“照单全收”。这考验中国企业在内容制作和传播上能否充分契合东南亚民众的需求。

其二,如何在本土和欧美竞争者间“虎口夺食”。

目前, 以Grab 和Gojek 为代表的东南亚本土流媒体企业正在崛起,美国奈飞、亚马逊 Prime Video 等欧美流媒体巨头也已深耕多年。

由于历史原因,英语在很多东南亚国家占有一定使用比例,这是欧美流媒体企业的优势。最新统计显示,奈飞在 2020 年一季度以 250 亿分钟的时长排名东南亚地区第一。4 月,奈飞在东南亚强劲的本土对手Hooq 申请破产,再次折射出东南亚竞争的残酷性。中国娱乐巨头要想分得一杯羹,就需通过细分市场等方式找准自身的定位,同时通过与本土企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优化自身的“国际化”能力。

未来在东南亚,不可避免将上演一场各大豪强争夺市场份额的大戏。中国娱乐巨头必须为此做好更充足的准备。

本报特约评论员 华光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