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 中国数字经济合作驶入快车道

东盟- 中国数字经济合作驶入快车道

近日, 以“ 集智聚力共战疫 互利共赢同发展”为主题的“2020 东盟- 中国数字经济合作年”开幕。

这是东盟- 中国继创新年、媒体交流年等活动后的又一重要活动。

数字经济具有创新性、便捷性、普惠性、高效性等特征。比如,它可帮助供需双方快速实现资源匹配,降低交易等成本;可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甚至让某些领域迎来弯道超车机遇。中国超大规模的市场以及互联网的迅速普及,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了广泛应用场景,也让中国数字经济走在了世界前列。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超过30 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占到了GDP34.8%。

2020 年3 月,中国又提出要加快5G 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又为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按下了快进键。

这次新冠疫情,再次见证了中国数字经济的优势。

首先,直播带货、线上购物、智慧物流、在线问诊等数字技术弥补了线下供给缺失,满足了民众日常生活所需;其次,防疫健康码、在线教育、在线办公等数字技术在精准防控疫情、推动复工复产复学复商等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数字经济在深刻改变中国同时,也让东南亚看到了合作机遇。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首先,东盟也希望发展数字化经济对冲疫情影响。各国目前并未完全战胜新冠病毒,但经济社会重启已成为很多国家必选项。如何在确保有效防控的同时推动复工复产,从中国的经验来看,数字经济可以大展拳脚。比如,大数据等技术的应用,可对存在风险人群实现精准定位、追踪、排查。近年,东南亚数字基础设施迎来较快发展,但整体依旧有很大完善空间,中国在这方面较有经验。后疫情时代,东盟与中国可通过数字化防疫抗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等经验分享和技术合作等方式,帮东南亚各国提升自身对抗疫情的数字能力。

其次,地区不均衡发展是东盟大多国家面临的挑战。20 世纪70 年代以来,东南亚迎来快速发展,一些国家进入了“新兴工业化国家”行列,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还赢得了“亚洲四小虎”的称号。不过,这些国家快速增长过程中始终未能解决城乡差距拉大、地区发展不均衡等问题。

1997 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和2001年东盟各国经济衰退,让大多数国家也无力解决这些问题。数字技术具有广覆盖、深介入、快传播的特征,能有效弥补信息、资本等方面的鸿沟,实现普惠包容发展。中国在这方面已探索多年,且取得了一定成就。东盟可与中国就该领域丰富交流渠道、挖掘合作潜力。

最后,东盟希望发展数字经济推动自身经济升级。

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5G、区块链等数字技术,不仅自身创造经济价值,它们与传统产业融合也能提升传统产业生产效率,激发传统产业发展活力,加快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目前,东盟约有3.5 亿互联网用户,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则会全面激活网络消费,拉动各国经济快速增长。东盟多数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依旧是处于低端位置,充分借力数字技术,将推动东盟产业升级,提升全球竞争力。

东盟可与中国在数字领域建立技术合作、创新合作、产业合作,为其数字经济不断赋能。

东盟希望2025 年将数字经济占GDP 的比例提高到8.5%。基于中国在数字基础设施、数字技术应用、数字经济监管等方面有着丰富经验和专业技术,以“2020 东盟—中国数字经济合作年”为契机,双边数字经济合作有望驶入快车道。

本报特约评论员 华光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